华为如何应对美国市场荆棘?

华尔街日报2018年1月9日

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抢占了大量全球市场份额,其市场优势再度引发华盛顿安全和情报专家的担忧。在美国电信行业准备着手部署5G网络之际,华盛顿再次发出有关华为设备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的警告。

在华盛顿的一些圈子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可能被认为是全球电信设备行业的恶灵,但在怀俄明州的芒廷维尤,它是个英雄。

在芒廷维尤,Union Wireless正在为华为唱赞歌。这家有着103年历史的运营商在美国西部的五个州向5万客户提供电话和无线服务。Union Wireless客户关系负责人Brian Woody称,四年前,该公司之前的设备供应商在一项重要网络升级项目中进度落后,该公司因此转向华为。

Woody称,华为首先想的是如何解决问题,后来才是收款问题,这一点对一个维护山区电讯系统的家族式企业很重要。他说,过去该公司有很多家供应商,华为对待该公司的态度要好于其他任何一家供应商。

六年前,美国国会调查人员认定,华为的设备可能被用于监听或破坏美国电信网络,之后华为似乎被关在了美国的大门外。2012年调查人员以报告的形式提交了结论和建议,当时适逢华为在美国越来越受欢迎,国会的调查结论实际上扼杀了华为从主要美国运营商赢得业务的机会。美国的法律并未规定公司不得与华为合作,但如果与华为合作,可能需要付出高昂的政治代价。

但像Union Wireless这样的小运营商关注度较低,没有这些压力。在供应商选择范围迅速收窄的情况下,这家中国电信巨头为这些运营商提供了它们迫切需要的可选设备。Woody表示,四年前除华为外他还有大约五家供应商可以选择,但现在只有两家了。

眼下美国整个电信行业都陷入困境。美国几位电信业高管称,华为对自身的定位是未来全球电信网络的主导者,与老牌电信巨头芬兰的诺基亚(Nokia Corp.)和瑞典的爱立信(Ericsson AB)展开激烈竞争。与此同时,埃森哲(Accenture)的数据显示,美国大型运营商七年内料投资约2,750亿美元用于部署第五代、即所谓的5G网络,为高质量的移动视频和无人驾驶汽车传送大量数据。5G技术的早期商业部署将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

2012年以来华为的业务已经从140个国家扩张到170个国家,并且宣称全球最大的50家无线运营商现有45个为其客户。2016年华为整体营收达到750亿美元,除电信设备业务外,华为智能手机也颇受市场欢迎。研究机构IHS Markit Ltd.称,2016年整体收入中大约260亿美元来自其电信设备和软件业务,在年度规模1,260亿美元的全球市场居于领先地位。

华为的市场优势再度引发了华盛顿安全和情报专家的担忧,他们害怕美国各大运营商可能会经受不住诱惑转向华为。

上个月,美国众参两院情报委员会委员致函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 简称FCC),要求后者评估与华为的所有关系,并要求FCC对2012年以来提出的安全问题进行了解。这封信还对华为日益壮大的智能手机业务表示担忧,华为现在是排在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之后的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机品牌。

这种压力可能已经发挥作用。华为原计划周二在拉斯维加斯一场贸易展会上宣布达成一项协议,将通过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 Inc., T, 简称AT&T)销售华为智能手机。但据知情人士透露,AT&T已经退出这项协议。至于美国第二大运营商AT&T为何改变主意,目前无法确定。

AT&T发言人不予置评。华为发言人也拒绝对该公司与AT&T的谈判发表评论,只表示华为通过自身的诚信和优质的产品已经在全球和美国市场证明了自己。虽然华为无法在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VZ)和AT&T门店销售合约智能手机,但美国消费者仍可以在亚马逊网站(Amazon.com)或百思买(Best Buy Co. Inc., BBY)门店买到华为手机。

这些都让华为感到沮丧。华为三位CEO之一的胡厚崑(Ken Hu)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没有构成安全威胁,华为的全球业务证明了华为不是任何政府或任何机构监视另一个国家的工具。

针对华为的质疑有一部分源自于华为的出身。这是一家由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师任正非于1987年创立的公司。华为目前有三名轮值CEO。现年73岁的任正非仍担任副董事长,也是实际上的大老板。

任正非43岁创立华为时启动资金只有3,200美元,最早的业务是转售电话交换机。据华为消费者业务主管余承东(Richard Yu)回忆,任正非很早就告诉员工,有朝一日华为将成为中国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这让员工们大吃一惊,当时所有人还都不知道公司能不能生存下去。

华为做到了。在中国农村取得成功后,华为进入了被西方企业忽略或回避的市场——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欠发达市场。

最终,为帮助华为拓展全球版图,任正非开始借鉴西方的企业管理经验,一部分经验来自谋求在华扩张的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IBM, 简称IBM)。IBM让华为学会了产品开发和财务管理等公司规程。加上技术不断改进,华为在欧洲市场站稳了脚跟。如今,华为在欧洲的主要客户包括英国沃达丰空中通讯公司(Vodafone Group PLC, VOD)、法国Orange SA以及德国电信(Deutsche Telekom)。

据在职和离职的欧洲无线服务商高管表示,欧洲移动运营商喜欢华为的地方还在于,该公司提供比竞争对手更为丰富的产品种类以及一流客户服务。

一些规模较小的美国运营商也有类似体验。2010年﹐无线网络服务新贵Clearwire选择华为作为主要供应商,一位知情人士回忆,华为向该项目调派了近800名工程师。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当天发现的问题第二天就会解决,不像某些其他供应商,在解决问题前先要争论是谁的过错。

在美国国会发布上述报告的2012年,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rp., S)收购Clearwire时,美国政府要求将华为设备从Clearwire的网络中移除。该公司最终找到了替代产品,但心怀遗憾。

这位知情人士称,他认为华为的设计周期和创新周期一直是他见过公司中最快的,因为华为把研发资源投入于此。

早先,华为因通过逆向工程仿制竞争对手产品而声名不佳,最明显的是2003年,当时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起诉华为,称其抄袭路由器代码,连型号数字都一模一样,好让思科的客户能更轻松地转换到价格较便宜的华为版本。华为就该诉讼达成和解,未承认存在不法行为,并同意停止销售这些路由器。

不过最终华为增加了自己的研发,在2016年支出118亿美元。爱立信和诺基亚分别支出38亿美元和59亿美元,这两家公司不像华为那样拥有庞大的消费者业务。

华为开始与美国科技公司争夺人才,并在深圳设立了一个园区,风格就像是硅谷公司。员工穿着T恤和运动鞋上班。

Union Wireless称,该公司从另一家小型运营商的口中知道了华为。华为去年9月份在旧金山一个大型移动行业展会上举办了Rural Wireless Association的网络论坛。

一位美国前电信高管表示,华为工程师和高管还经常拜访美国运营商,展示新技术,潜在的成本节省相当大,有时甚至较竞争对手的价格低一半。

2016年8月AT&T公布了一份潜在的5G供应商名单,该名单不仅包括爱立信和诺基亚,还包括华为,这令华为看起来可能会获得一席之地。

据知情人士称,接下来的几周,美国国会工作人员在华盛顿与AT&T高管会面表达担忧时得知,华为的设备报价比竞争对手低了70%。AT&T高管对国会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在安全担忧和对股东的责任之间左右为难。

上述知情人士称,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简称NSA)局长罗杰斯(Michael Rogers)和时任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简称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亲自与AT&T高管谈话。

AT&T对其与华为的讨论处于何种程度不予置评。一位AT&T发言人表示,在继续建设下一代网络的过程中,预计会向大量设备供应商寻求信息和邀请投标。

华为反驳上述其与AT&T相关对话的描述,称2016年还不可能知道其5G设备和服务的价格,因当时国际5G标准尚未确立。

FBI发言人和科米的律师不予置评。NSA未回覆置评要求。

最近,华为的胡厚崑称,该公司愿意考虑在美国采用实验室模式,他表示这种模式在英国降低了安全担忧。华为在英格兰牛津附近设立了一家实验室,在这里,经过英国安全调查的员工人工拆卸华为设备并检查硬件和软件中是否存在漏洞和“后门”。华为是该实验室的出资方和运营方,该实验室受一个由英国情报和政府高层官员组成的委员会监督,还有一名华为高管担任委员会副主席。

英国有关部门称,这一安排发挥了作用。在最近于2017年4月发布的年度报告中,该委员会认为,在确保充分缓解华为参与英国关键网络而对英国国家安全造成的任何风险这方面,这个实验室履行了责任。

英国对外情报部门M16前行动与情报主管Nigel Inkster并不这么肯定。他说,这个实验室是为了平息英国政府的担忧而设立的,可能有些为时已晚。

对美国电信行业来说这是一种左右为难的局面,最终也影响到消费者。IHS Markit Ltd.执行研究主管Stephane Teral称,华为在美国市场业务规模很小,这是美国无线服务成本高企的原因之一。

据这家数据和分析公司的数据,美国无线服务费用每个用户每月平均为41美元,仅次于加拿大。加拿大也基本上不鼓励使用华为的设备。英国允许使用华为设备,但对其进行严格监管,无线服务费用每月平均为23美元。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数量减少。法国的阿尔卡特(Alcatel)和美国的朗讯(Lucent)于2006年合并,诺基亚后来于2016年收购了合并后的阿尔卡特-朗讯公司。北电网络有限公司(Nortel Networks Corp.)于2009年破产,成为加拿大最大的破产案。

诺基亚和爱立信都警告称,2018年形势将严峻。爱立信替换了首席执行长,裁员数千人,发出销售订单取消的警告,并面临一位激进投资者的施压。爱立信和诺基亚加起来的收入不及华为。

美国安全官员和电信行业高管都担心行业格局日益失衡。前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Mike Rogers称,鉴于当前的市场趋势,可以想象10年后华为变成唯一的选择。Rogers于2012年与人合写了有关华为的报告。

详情: http://cn.wsj.com/gb/20180109/biz112428.asp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RTS24的观点和立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